• 陈景润
    [视频] 陈景润

    陈景润(1933-1996)福州仓山城门镇胪雷村人。中国著名数学家。1933年5月22日生于福建福州。195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数学系。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6年3月19日逝世。曾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解析数论方面的研究,并在哥德-猜想研究方面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20世纪50年代对高斯圆内格点、球内格点、塔里问题与华林问题作了重要改进。60年代以来对筛法及其有关重要问题作了深入研究,1966年5月证明了命题“1+2”,将200多年来人们未能解决的哥德-猜想的证明大大推进了一步,这一结果被国际上誉为“陈氏定理”,其后他又对此作了改进。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66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简称“1+2”),成为哥德-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他所发表的成果也被称之为陈氏定理。这项工作还使他与王元、潘承洞在1978年共同获得中国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99年,中国发行纪念陈景润的邮票。同年10月,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行星命名为“陈景润星”。胪雷村胪雷村地处324国道边,城门镇大村之一。火车南站座落本村,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是著名的海军上将陈绍宽、数学家陈景润的家乡。以农业和家庭手工业和私企为主。有户数1844户,人口6533人。2012年农村经济总收入70000万元。我村目前面临全面的拆迁建设,将以火车站为中心,建成东西南北广场,成为繁华的商业地段。……详细++陈景润(1933-1996)福州仓山城门镇胪雷村人。中国著名数学家。1933年5月22日生于福建福州。195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数学系。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6年3月19日逝世。曾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解析数论方面的研究,并在哥德-猜想研究方面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20世纪50年代对高斯圆内格点、球内格点、塔里问题与华林问题作了重要改进。60年代以来对筛法及其有关重要问题作了深入研究,1966年5月证明了命题“1+2”,将200多年来人们未能解决的哥德-猜想的证明大大推进了一步,这一结果被国际上誉为“陈氏定理”,其后他又对此作了改进。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66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简称“1+2”),成为哥德-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他所发表的成果也被称之为陈氏定理。这项工作还使他与王元、潘承洞在1978年共同获得中国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99年,中国发行纪念陈景润的邮票。同年10月,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行星命名为“陈景润星”。胪雷村胪雷村地处324国道边,城门镇大村之一。火车南站座落本村,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是著名的海军上将陈绍宽、数学家陈景润的家乡。以农业和家庭手工业和私企为主。有户数1844户,人口6533人。2012年农村经济总收入70000万元。我村目前面临全面的拆迁建设,将以火车站为中心,建成东西南北广场,成为繁华的商业地段。……详细++

  • 叶向高
    [视频] 叶向高

    叶向高(1559年-1627年),字进卿,号台山,晚年自号福庐山人。明朝大臣,福建福清人,生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明万历、天启年间,叶向高两度出任内阁首辅大臣。在任期间大败倭寇、驱赶荷兰入侵者,粉碎了他们霸占台湾的图谋。明万历三十年(1602年),叶向高鼓励、推荐好友沈有容出任福建水师参将,率军平倭。东沙大捷后欣然赋诗相赠。叶向高在担任内阁首辅期间,善于决断大事,为万历皇帝出谋划策,调剂大臣之间的关系,更对维护太子正统、遏制魏忠贤的势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叶向高卒于明熹宗天启七年(1627年)。崇祯初年,叶向高被追赠为太师,谥号文忠。早年经历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倭寇入侵福建,福建沦陷。叶向高的母亲怀有身孕,因为逃避倭寇,不得不在道路旁的一个麦草堆中把叶向高生了下来。他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考取进士,授职庶吉士,提升为编修。调任南京国子监司业,改任左中允,仍然负责司业的事务。陈弊矿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朝廷征召叶向高,任命他为左庶子,充任皇太子的侍班官。当时盛行征收矿税,叶向高上疏,援引东汉西官府聚积钱财的事例为鉴,没有得到批复。但过了不久被提拔为南京礼部右侍郎。很久之后,改任吏部右侍郎。叶向高再次陈述矿税的危害,又请求罢免辽东税监高淮,言辞都很恳切。妖书案兴起,他写信给沈一贯极力规劝。沈一贯感到不高兴,因而叶向高在南京任官九年没有晋升。后来沈一贯被罢免,沈鲤也离职了,朱赓专权。皇帝命令增加阁臣。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五月提拔叶向高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跟王锡爵、于慎行、李廷机一起接受任命。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十一月,叶向高进入朝廷,于慎行已经死了,王锡爵坚决推辞不出来任职。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首辅朱赓也死了,次辅李廷机因为人言而长期闭门不出,于是叶向高就成为唯一的首辅。谏言不回叶向高担任内阁首辅的时候,万历皇帝已经在位很长时间了,疏于上朝,国家大事无人过问,有些重要的官职都空缺着,对士大夫的任命往往又无法下达,君臣之间很有隔阂。廷臣们逐渐形成各种帮派,而宦官征税、开矿,又极大地危害了民众。此外,皇帝宠幸郑贵妃,贵妃之子福王不肯回自己的封国。叶向高因为德高望重而成为宰相,忧国忧民,一心为公,每逢主持政事都很尽忠效力。皇帝虽然很看重叶向高,表面上对他的态度很好,但他提的意见却不大采用,十条意见只能接受二、三条而已。东宫太子停止讲学有五年了,廷臣多次请求恢复都没回音。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二月,叶向高再次选择吉日向皇帝请求,皇帝也不答复他。从此之后每年春、秋两季叶向高都要诚恳地提出请求,然而皇帝都不接受。贵妃王氏,是太子的生母,死了四天还不发丧。叶向高提出意见,这才发丧。但是礼官呈上礼仪制度后,拖延五天也没有举行。叶向高不得不又向皇帝争取,奏疏才转发下来。福王的府第建成后,工部请求皇帝让福王回封国,叶向高拟旨交上去,皇帝不发表圣旨,改在次年春天让福王回封国。等到日期临近,叶向高请求先整顿仪卫、舟车,皇上不予采纳。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春天,廷臣交相上疏请求,皇帝又宣布改在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春天。过了不久却又忽然传旨,福王的庄田没有达到四万顷就不回国,廷臣们都非常吃惊。叶向高于是进言说:“四万顷庄田,一定满足不了他的愿望,回封国将遥遥无期,皇上的圣旨将要失信于天下了。况且福王的奏疏援引0的制度,而0的制度中没有这样的规定。先前只有明世宗的时候景王出现过这种情况。景王长期不回封国,皇父在裕邸,危险而不能安定。怎么能够效法他呢?”皇帝回答说:“赏赐庄田自然有先例,况且现在皇太子与各皇子的关系已经确定,还有什么怀疑的?”叶向高于是上疏道歉,说:“皇父的时候,皇太子的名位虽然还没有确立,但是东宫讲读不停止,皇帝父子之间的情意是相通的。现在东宫停止讲学已有八年了,况且太子长时间不能和皇上见面,而福王一天和皇上见面两次,所以不能没有怀疑,只有坚决遵守明年春天返国的日期,不要拿庄田作为借口,百姓的怀疑才会得到澄清。”皇帝只好回答说福王并没有一天两次见面他的情况。善于决断叶向高有裁决判断能力,善于处理大事。锦衣百户王日乾是京师的奸人,跟孔学、赵宗舜、赵思圣等人相互攻击告发,刑官还没有来得及审判定罪,王日乾就进入皇城放炮上疏。刑官大为震惊,要拟定王日乾的死罪。王日乾于是上疏攻击郑贵妃的内侍姜严山跟孔学以及妖邪的王三诏用巫术诅咒皇太后、皇太子死,拥立福王。皇帝感到震惊和愤怒,绕着宫殿走了半天,说:“这种大事变,宰相为什么不说话?”内侍立即跪着呈上叶向高的奏疏。奏疏说:“这事跟往年的妖书有些类似,然而妖书是匿名的,难以查询,现在原告、被告都在,一经审讯就可以得出实情。陛下应当以不变应万变,皇上若稍有惊慌,那么朝廷内外就会大乱。至于他的言词牵连到贵妃、福王,实在是叫人痛恨之极。我跟九卿的意见是一样的,冒昧地向皇上报告。”皇帝读完后叹息说:“我父子兄弟的名誉能够保全了。”第二天,叶向高又说:“王日乾的奏疏不应该下发。如果发表出去,对上会惊动圣母,对下会惊动太子,贵妃、福王都会感到不安。应该扣留在禁中,而另外传令-门,追究各奸人的罪责,并且赶快确定明年春天福王回国的日期,来平息众人的议论,如果这样做,那么天下就会安然无事了。”皇帝完全采纳他的意见,太子、福王得以相安无事。贵妃最终不想让福王回他的封国,说冬天太后七十大寿,福王应留在京城庆贺。皇帝命令内阁宣布诏书。叶向高扣留皇上的诏书不宣读,请求今年冬天提前为太后举行寿礼,而让福王如期回封国。皇帝派太监到叶向高的私人住处,一定要他宣布诏书。叶向高说:“外廷纷纷传言皇上想利用贺寿的名义挽留福王,邀请一千多人跪在宫门前请求。现在宣读这道诏书,人心更加怀疑、吃惊,将要相信王日乾的妖言,朝廷一定不会安宁。圣母听到了,也一定不会快乐的。况且潞王也是圣母的爱子,也居在外地,为什么只对福王那么爱恋呢?”于是归还了皇帝那道诏书。皇帝不得已听从了他,福王这才回到封国。叶向高曾上疏说:“当今天下酿成危害-的根源,大概有几种,但还不包括天灾-、寇匪强盗、物怪人妖。朝廷人才匮乏,是第一点。君臣之间闭塞隔膜,是第二点。官员们好胜喜欢争斗,是第0。多多的贮藏,大量的积累,必有狂悖的事端出现,是第四点。道德风气一天比一天败坏,没有办法挽救,是第五点。假若陛下不奋然振作,选用一些老成持重的大臣,充实朝廷官署,将多年来废弛的政事一举革新的话,我担心国家的危亡,不在于外敌的侵略,而就在于朝廷内部啊。”言词十分痛切。皇帝心知他的忠诚却不能实行它。当初,叶向高进入内阁。不久,陈奏选用人才、治理财政的计策,极力请求填补空缺的官职,罢免矿税。发现皇帝不能依从他,于是陈奏君臣之间关系紧张的弊病。两次上疏乞求辞职,皇帝不答应。叶向高自从成为唯一的宰相,就请求增加阁臣,皇帝不听。等到吏部尚书孙丕扬因为举荐贤能不被任用而请求离职,叶向高特地上疏请求留用他,皇帝也不答复,叶向高于是称病不出。皇帝多次下诏,于是出来管理事务。不久,又说:“我多次请求辞职,都承皇上恩典挽留。皇帝不应当只关心我一个人的去留,而应当更关心国家的治乱。当今国家到处都是灾荒死亡,畿辅、中原、齐、鲁的流民塞满了道路,加上内外空虚,人才都没有任用。罪责不在别人身上,我怎能不辞职。况且陛下任用我,就应当实行我的建议。现在奏章不下发,大官不补任,选举任免制度得不到实行,我微薄的忠诚不能报答皇上,即使留任又有什么益处。皇上果真能采纳我的意见,而不只是让我徒占虚位,我的生命即使象朝露那样消失得快,我也三生有幸。”皇帝还不觉醒。京师发大水,全国很多地方报告水旱灾害。叶向高又说:“从阁臣到九卿台省,官府衙门都空无其人,南京九卿也只有二人。国家的方面大吏,从去年秋天到现在,还不曾任用一个人。陛下什么事情都不管,国家长此下去,我担心一旦发生变故,将不可收拾啊。”皇帝还是不觉醒。东林-叶向高当内阁首辅期间,务求调剂各大臣的感情,安抚不同的意见。然而当时党论已十分兴盛,御史郑继芳极力攻击给事中王元翰,拥护他们二人的人分成二派互相争斗。叶向高请求将他们的奏疏下发,下诏令部院评定是非曲直,处罚议论颠倒的一、二人,来警告其他的人,皇帝不理睬。各臣看到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害处,就更加拉帮结派相互攻击。不久,又争论李三才事件,于是形成了帮派的势力。无锡顾宪成在家闲居,在东林书院讲学,朝臣羡慕他,争相跟他交游。李三才被攻击,顾宪成写信给叶向高和尚书孙丕扬,辩白他的贤能。正好辛亥年京官考察,攻击李三才的刘国缙因为其它过错登记在考核的名册上,乔应甲也因为年例被派往外地,他们的同党大哗。叶向高从大局出发,主持这件事,考核官吏的大典得以没有扰乱。而两个派系的争斗由此愈演愈烈。到后来,齐、楚、浙三大派系不遗余力地攻击东林党。逐渐到了天启年间,王绍徽等撰写所谓《东林点将录》,让魏忠贤按姓名驱逐朝臣。因为叶向高曾保护东林党人,被点名为东林党-。辅佐熹宗叶向高离职六年,光宗即位,特别下诏召回他。不久,明熹宗即位,又下诏催促他回京。叶向高多次推辞,都没有获准。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回到朝廷,再次成为首辅。说:“我服务皇帝祖父八年,奏章都由我草拟。即使是皇上想实行它,也派遣中使宣布。如有不同意的事情,我都极力争取,皇上的祖父也多半能听从,不想让宫中拟旨。陛下虚怀若谷,谦逊有礼,信任首辅,然而,偶尔也有因流传而滋生的疑义。应当慎重地对待诏书,所有的事情都命令我等草拟上报。”皇帝高兴地答应了。不久皇帝采纳叶向高的请求,发放国库银二百万两,作为东西方战争的急需。熹宗执政之初,满朝廷臣都是贤能英才,全国人民都高兴地希望国家得到治理。然而皇帝本来就很年轻,不能够辨别忠臣和奸臣。魏忠贤、客氏逐渐0了国家大权,阴谋杀害太监王安,逐渐赶走了吏部尚书周嘉谟和言官倪思辉等人。大学士刘一燝也极力请求离职。叶向高说:“客氏出宫又进宫,而顾命大臣刘一燝还赶不上一个保姆,致使大臣们在深不可测之地无法揣摩,这样的倾向应当防止。”魏忠贤看到叶向高的奏疏指责自己,十分怀恨叶向高。不久刑部尚书王纪被剥夺官籍,礼部尚书孙慎行、都御史邹元标先后被攻击离职。叶向高争论没有结果,于是请求跟邹元标一起罢免。皇帝不接受,魏忠贤更加怀恨叶向高了。张廷玉《明史》:“向高为人光明忠厚,有德量,好扶植善类。”叶向高为人光明磊落,品性端正有抱负,喜欢扶持培养好人。第二次当宰相,事奉年幼的皇上,不能象明神宗时忠诚直谏,但还是有多次纠正。给事中章允儒请求减少上供的袍服。太监激皇帝发怒,命令廷杖章允儒。叶向高两次上疏营救,于是剥夺章允儒俸禄一年。御史帅众指责宫廷事务,太监请求皇帝把他派往外地,因为叶向高的营救而得以幸免。给事中傅魁营救王纪,皇上将要把他贬职流放,也因为叶向高替他说话,只是剥夺了他的俸禄。王纪被罢免后,御史吴牲、王祚昌举荐他,部议用原官职召回他。魏忠贤很不高兴,准备重罚文选郎,叶向高也营救,使他得以幸免。给事中陈良训上疏指责有权势的太监,魏忠贤摘取奏疏中“国家命运将要终结”的话,命令将他下狱,穷追教唆之人。叶向高以辞职相争,于是只剥夺陈良训的俸禄而已。熊廷弼、王化贞讨罪当死。言官劝皇帝尽快处决他们。叶向高请求等-门复核之后再决定。皇帝同意了。有人请求将全国各省、府、州、县的仓库储蓄全都搜刮运到京师,叶向高说:“省城的库藏都已穷尽了,封王的仓库里还稍有富余。倘若全都搜刮尽了,突然出现象山东白莲教叛乱一类的事变,拿什么去对付呢?”皇帝都不接受。对抗宦官魏忠贤既然已经怀恨叶向高,而当时朝臣跟魏忠贤对抗的都依靠叶向高,魏忠贤于是总是故意拿一些小事,责备叶向高,使他为难。叶向高多次要求辞职。天启四年(1624年)四月,给事中傅魁弹劾左光斗、魏大中勾结汪文言,利用职权接受贿赂,皇帝下诏命令将汪文言下狱。叶向高说:“汪文言在内阁办事,实际是我提名的。左光斗等人勾结汪文言的事情不明不白,我任用汪文言却是清楚的。乞求陛下只处罚我一人,而宽免其他人,来消除官员们的灾祸。”于是叶向高极力要求尽快罢免自己。在当时,魏忠贤想独揽大权,害怕那些在朝的正人君子,等候时机下手。得到傅魁的奏疏十分高兴,想借此罗织东林党人的罪名,最终忌惮叶向高等旧臣,连同左光斗等人都没有定罪,只处罚汪文言一人。然而东林党的灾难从此开始了。屡书请辞万历四十年(1612年)春天,叶向高以为历代帝王中,在位达四十年以上,从三代以来直到当世只有十人,规劝皇帝大力推行新政。于是又请求皇帝选用人才:皇帝也不答复。叶向高的意图得不到实行:没有一个月不要求辞职的。皇帝每次都降旨勉励挽留他。叶向高又说:“我的去留可以置之不理,但百官一定不能都让位子空着,台谏一定不能都废除了,各方的巡抚一定不能不让人代替。朝廷内外离心,宫城之内怨声载道,祸害无法预测,而陛下一定要与臣属隔绝,幕僚不能尽忠效力,六部的官员不能各负其责,整个国家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而自以为有神机妙算,我恐怕自古以来圣明的帝王没有用这种方法治理国家的。”在这之前,叶向高得病了,内阁中没有人,在叶向高家中草拟奏章诏书达一月之久。如今,叶向高卧床的时间更长,仍象先前一样在家中拟旨。有人认为这不成体统,叶向高也自以为不妥当,坚决乞求辞职。皇帝最终不任命其他人为宰相,派遣鸿胪官去安慰挽留他。到皇帝万寿节时,才开始出来做事。在这之后,叶向高主持癸丑的会试,奏章都被送到考场上,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皇帝考核选拔了科道官员七十多人,任命长时间不下达。叶向高几十次上疏恳切请求。过了两年才下达。言官增多之后,攻击也就纷纷出现。皇上心里讨厌它,奏章全都被扣留而不下发。叶向高请求把他们交给有关部门,确定他们的去留。于是说:“大臣是小臣的纲领。当今六卿只有赵焕一人,而都御史十年没有补充新人,没有人来弹劾监督,人心怎么能安定呢?”皇帝只是责备言官胡说,而大官却一直不去补充,叶向高请求增加阁臣,奏章达一百多份。皇帝才任用了方从哲、吴道南。叶向高上疏称谢,于是请求辞职,皇帝下诏不答应。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二月,皇太后驾崩。三月,福王回封国。叶向高乞求离职更加频繁,奏章写了十几道。到了八月。皇帝同意他离职。叶向高因为三年考绩,提升为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记录延绥的战功,加封少保兼太子太保,改任户部尚书,进武英殿;一品官三年期满,加封少傅兼太子太傅,改任吏部尚书,进建极殿。到这时,皇帝下令加封少师兼太子太师,赏赐白金百两,彩帛四件,表里大红坐蟒一件,派遣行人护送他回家。二次请辞到了六月,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的二十四大罪状。叶向高认为事情到了决裂的份上,是极不应该的。廷臣先后上疏数十次,有人劝叶向高颁布这事,可以击败魏忠贤。叶向高考虑到魏忠贤并不能轻易除掉,阁臣从中斡旋,还有希望不至酿成大祸。于是上疏称颂魏忠贤勤劳,朝廷太宠爱他,盛名之下难免招致非议,应该解除他的权力,让他回老家,保全他的始终。魏忠贤不高兴,假传圣旨为自己表功,累计一百多字。叶向高吃惊地说:“这不是太监所能够干的,一定是有人代替他起草的。”侦察后得知,此人就是徐大化。魏忠贤虽然气愤,但因为外廷势力还很强大,并不敢加害叶向高。他的党徒中有人劝导他制造大案,魏忠贤这才下定决心。在这之后,工部郎中万燝因弹劾魏忠贤而遭受廷杖刑罚,叶向高极力营救,无效,万燝死于棍下。不久,御史林汝翥也因为冒犯太监而遭廷杖。林汝翥很害怕,投奔遵化巡抚驻所。有人说林汝翥是叶向高的外甥,众太监包围叶向高的住宅大声喧闹。叶向高认为自己对国家的时事已无能为力,乞求离职已达二十多次,到这时请求离职更加坚决。皇帝于是命令加封叶向高为太傅,派行人护送他回家,赏赐给他的财物比按常法赐予的还要多。不久皇上听任他辞去太傅,每月给他五石米,八个轿夫。病重离世叶向高被罢免后,韩爌、朱国祯相继成为首辅,没多久都被罢免了。占据要职的都是些小人,清高的士大夫们无所倚靠。魏忠贤首先诬陷杀死了杨涟,然后是左光斗等人一个一个地被杀害、侮辱,贬除朝廷中的异己份子,好人都被赶走了。熹宗去世,叶向高也在当月去世,终年六十九岁。崇祯初年,追赠为太师,谥号文忠。叶向高(1559年-1627年),字进卿,号台山,晚年自号福庐山人。明朝大臣,福建福清人,生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明万历、天启年间,叶向高两度出任内阁首辅大臣。在任期间大败倭寇、驱赶荷兰入侵者,粉碎了他们霸占台湾的图谋。明万历三十年(1602年),叶向高鼓励、推荐好友沈有容出任福建水师参将,率军平倭。东沙大捷后欣然赋诗相赠。叶向高在担任内阁首辅期间,善于决断大事,为万历皇帝出谋划策,调剂大臣之间的关系,更对维护太子正统、遏制魏忠贤的势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叶向高卒于明熹宗天启七年(1627年)。崇祯初年,叶向高被追赠为太师,谥号文忠。早年经历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倭寇入侵福建,福建沦陷。叶向高的母亲怀有身孕,因为逃避倭寇,不得不在道路旁的一个麦草堆中把叶向高生了下来。他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考取进士,授职庶吉士,提升为编修。调任南京国子监司业,改任左中允,仍然负责司业的事务。陈弊矿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朝廷征召叶向高,任命他为左庶子,充任皇太子的侍班官。当时盛行征收矿税,叶向高上疏,援引东汉西官府聚积钱财的事例为鉴,没有得到批复。但过了不久被提拔为南京礼部右侍郎。很久之后,改任吏部右侍郎。叶向高再次陈述矿税的危害,又请求罢免辽东税监高淮,言辞都很恳切。妖书案兴起,他写信给沈一贯极力规劝。沈一贯感到不高兴,因而叶向高在南京任官九年没有晋升。后来沈一贯被罢免,沈鲤也离职了,朱赓专权。皇帝命令增加阁臣。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五月提拔叶向高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跟王锡爵、于慎行、李廷机一起接受任命。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十一月,叶向高进入朝廷,于慎行已经死了,王锡爵坚决推辞不出来任职。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首辅朱赓也死了,次辅李廷机因为人言而长期闭门不出,于是叶向高就成为唯一的首辅。谏言不回叶向高担任内阁首辅的时候,万历皇帝已经在位很长时间了,疏于上朝,国家大事无人过问,有些重要的官职都空缺着,对士大夫的任命往往又无法下达,君臣之间很有隔阂。廷臣们逐渐形成各种帮派,而宦官征税、开矿,又极大地危害了民众。此外,皇帝宠幸郑贵妃,贵妃之子福王不肯回自己的封国。叶向高因为德高望重而成为宰相,忧国忧民,一心为公,每逢主持政事都很尽忠效力。皇帝虽然很看重叶向高,表面上对他的态度很好,但他提的意见却不大采用,十条意见只能接受二、三条而已。东宫太子停止讲学有五年了,廷臣多次请求恢复都没回音。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二月,叶向高再次选择吉日向皇帝请求,皇帝也不答复他。从此之后每年春、秋两季叶向高都要诚恳地提出请求,然而皇帝都不接受。贵妃王氏,是太子的生母,死了四天还不发丧。叶向高提出意见,这才发丧。但是礼官呈上礼仪制度后,拖延五天也没有举行。叶向高不得不又向皇帝争取,奏疏才转发下来。福王的府第建成后,工部请求皇帝让福王回封国,叶向高拟旨交上去,皇帝不发表圣旨,改在次年春天让福王回封国。等到日期临近,叶向高请求先整顿仪卫、舟车,皇上不予采纳。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春天,廷臣交相上疏请求,皇帝又宣布改在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春天。过了不久却又忽然传旨,福王的庄田没有达到四万顷就不回国,廷臣们都非常吃惊。叶向高于是进言说:“四万顷庄田,一定满足不了他的愿望,回封国将遥遥无期,皇上的圣旨将要失信于天下了。况且福王的奏疏援引0的制度,而0的制度中没有这样的规定。先前只有明世宗的时候景王出现过这种情况。景王长期不回封国,皇父在裕邸,危险而不能安定。怎么能够效法他呢?”皇帝回答说:“赏赐庄田自然有先例,况且现在皇太子与各皇子的关系已经确定,还有什么怀疑的?”叶向高于是上疏道歉,说:“皇父的时候,皇太子的名位虽然还没有确立,但是东宫讲读不停止,皇帝父子之间的情意是相通的。现在东宫停止讲学已有八年了,况且太子长时间不能和皇上见面,而福王一天和皇上见面两次,所以不能没有怀疑,只有坚决遵守明年春天返国的日期,不要拿庄田作为借口,百姓的怀疑才会得到澄清。”皇帝只好回答说福王并没有一天两次见面他的情况。善于决断叶向高有裁决判断能力,善于处理大事。锦衣百户王日乾是京师的奸人,跟孔学、赵宗舜、赵思圣等人相互攻击告发,刑官还没有来得及审判定罪,王日乾就进入皇城放炮上疏。刑官大为震惊,要拟定王日乾的死罪。王日乾于是上疏攻击郑贵妃的内侍姜严山跟孔学以及妖邪的王三诏用巫术诅咒皇太后、皇太子死,拥立福王。皇帝感到震惊和愤怒,绕着宫殿走了半天,说:“这种大事变,宰相为什么不说话?”内侍立即跪着呈上叶向高的奏疏。奏疏说:“这事跟往年的妖书有些类似,然而妖书是匿名的,难以查询,现在原告、被告都在,一经审讯就可以得出实情。陛下应当以不变应万变,皇上若稍有惊慌,那么朝廷内外就会大乱。至于他的言词牵连到贵妃、福王,实在是叫人痛恨之极。我跟九卿的意见是一样的,冒昧地向皇上报告。”皇帝读完后叹息说:“我父子兄弟的名誉能够保全了。”第二天,叶向高又说:“王日乾的奏疏不应该下发。如果发表出去,对上会惊动圣母,对下会惊动太子,贵妃、福王都会感到不安。应该扣留在禁中,而另外传令-门,追究各奸人的罪责,并且赶快确定明年春天福王回国的日期,来平息众人的议论,如果这样做,那么天下就会安然无事了。”皇帝完全采纳他的意见,太子、福王得以相安无事。贵妃最终不想让福王回他的封国,说冬天太后七十大寿,福王应留在京城庆贺。皇帝命令内阁宣布诏书。叶向高扣留皇上的诏书不宣读,请求今年冬天提前为太后举行寿礼,而让福王如期回封国。皇帝派太监到叶向高的私人住处,一定要他宣布诏书。叶向高说:“外廷纷纷传言皇上想利用贺寿的名义挽留福王,邀请一千多人跪在宫门前请求。现在宣读这道诏书,人心更加怀疑、吃惊,将要相信王日乾的妖言,朝廷一定不会安宁。圣母听到了,也一定不会快乐的。况且潞王也是圣母的爱子,也居在外地,为什么只对福王那么爱恋呢?”于是归还了皇帝那道诏书。皇帝不得已听从了他,福王这才回到封国。叶向高曾上疏说:“当今天下酿成危害-的根源,大概有几种,但还不包括天灾-、寇匪强盗、物怪人妖。朝廷人才匮乏,是第一点。君臣之间闭塞隔膜,是第二点。官员们好胜喜欢争斗,是第0。多多的贮藏,大量的积累,必有狂悖的事端出现,是第四点。道德风气一天比一天败坏,没有办法挽救,是第五点。假若陛下不奋然振作,选用一些老成持重的大臣,充实朝廷官署,将多年来废弛的政事一举革新的话,我担心国家的危亡,不在于外敌的侵略,而就在于朝廷内部啊。”言词十分痛切。皇帝心知他的忠诚却不能实行它。当初,叶向高进入内阁。不久,陈奏选用人才、治理财政的计策,极力请求填补空缺的官职,罢免矿税。发现皇帝不能依从他,于是陈奏君臣之间关系紧张的弊病。两次上疏乞求辞职,皇帝不答应。叶向高自从成为唯一的宰相,就请求增加阁臣,皇帝不听。等到吏部尚书孙丕扬因为举荐贤能不被任用而请求离职,叶向高特地上疏请求留用他,皇帝也不答复,叶向高于是称病不出。皇帝多次下诏,于是出来管理事务。不久,又说:“我多次请求辞职,都承皇上恩典挽留。皇帝不应当只关心我一个人的去留,而应当更关心国家的治乱。当今国家到处都是灾荒死亡,畿辅、中原、齐、鲁的流民塞满了道路,加上内外空虚,人才都没有任用。罪责不在别人身上,我怎能不辞职。况且陛下任用我,就应当实行我的建议。现在奏章不下发,大官不补任,选举任免制度得不到实行,我微薄的忠诚不能报答皇上,即使留任又有什么益处。皇上果真能采纳我的意见,而不只是让我徒占虚位,我的生命即使象朝露那样消失得快,我也三生有幸。”皇帝还不觉醒。京师发大水,全国很多地方报告水旱灾害。叶向高又说:“从阁臣到九卿台省,官府衙门都空无其人,南京九卿也只有二人。国家的方面大吏,从去年秋天到现在,还不曾任用一个人。陛下什么事情都不管,国家长此下去,我担心一旦发生变故,将不可收拾啊。”皇帝还是不觉醒。东林-叶向高当内阁首辅期间,务求调剂各大臣的感情,安抚不同的意见。然而当时党论已十分兴盛,御史郑继芳极力攻击给事中王元翰,拥护他们二人的人分成二派互相争斗。叶向高请求将他们的奏疏下发,下诏令部院评定是非曲直,处罚议论颠倒的一、二人,来警告其他的人,皇帝不理睬。各臣看到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害处,就更加拉帮结派相互攻击。不久,又争论李三才事件,于是形成了帮派的势力。无锡顾宪成在家闲居,在东林书院讲学,朝臣羡慕他,争相跟他交游。李三才被攻击,顾宪成写信给叶向高和尚书孙丕扬,辩白他的贤能。正好辛亥年京官考察,攻击李三才的刘国缙因为其它过错登记在考核的名册上,乔应甲也因为年例被派往外地,他们的同党大哗。叶向高从大局出发,主持这件事,考核官吏的大典得以没有扰乱。而两个派系的争斗由此愈演愈烈。到后来,齐、楚、浙三大派系不遗余力地攻击东林党。逐渐到了天启年间,王绍徽等撰写所谓《东林点将录》,让魏忠贤按姓名驱逐朝臣。因为叶向高曾保护东林党人,被点名为东林党-。辅佐熹宗叶向高离职六年,光宗即位,特别下诏召回他。不久,明熹宗即位,又下诏催促他回京。叶向高多次推辞,都没有获准。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回到朝廷,再次成为首辅。说:“我服务皇帝祖父八年,奏章都由我草拟。即使是皇上想实行它,也派遣中使宣布。如有不同意的事情,我都极力争取,皇上的祖父也多半能听从,不想让宫中拟旨。陛下虚怀若谷,谦逊有礼,信任首辅,然而,偶尔也有因流传而滋生的疑义。应当慎重地对待诏书,所有的事情都命令我等草拟上报。”皇帝高兴地答应了。不久皇帝采纳叶向高的请求,发放国库银二百万两,作为东西方战争的急需。熹宗执政之初,满朝廷臣都是贤能英才,全国人民都高兴地希望国家得到治理。然而皇帝本来就很年轻,不能够辨别忠臣和奸臣。魏忠贤、客氏逐渐0了国家大权,阴谋杀害太监王安,逐渐赶走了吏部尚书周嘉谟和言官倪思辉等人。大学士刘一燝也极力请求离职。叶向高说:“客氏出宫又进宫,而顾命大臣刘一燝还赶不上一个保姆,致使大臣们在深不可测之地无法揣摩,这样的倾向应当防止。”魏忠贤看到叶向高的奏疏指责自己,十分怀恨叶向高。不久刑部尚书王纪被剥夺官籍,礼部尚书孙慎行、都御史邹元标先后被攻击离职。叶向高争论没有结果,于是请求跟邹元标一起罢免。皇帝不接受,魏忠贤更加怀恨叶向高了。张廷玉《明史》:“向高为人光明忠厚,有德量,好扶植善类。”叶向高为人光明磊落,品性端正有抱负,喜欢扶持培养好人。第二次当宰相,事奉年幼的皇上,不能象明神宗时忠诚直谏,但还是有多次纠正。给事中章允儒请求减少上供的袍服。太监激皇帝发怒,命令廷杖章允儒。叶向高两次上疏营救,于是剥夺章允儒俸禄一年。御史帅众指责宫廷事务,太监请求皇帝把他派往外地,因为叶向高的营救而得以幸免。给事中傅魁营救王纪,皇上将要把他贬职流放,也因为叶向高替他说话,只是剥夺了他的俸禄。王纪被罢免后,御史吴牲、王祚昌举荐他,部议用原官职召回他。魏忠贤很不高兴,准备重罚文选郎,叶向高也营救,使他得以幸免。给事中陈良训上疏指责有权势的太监,魏忠贤摘取奏疏中“国家命运将要终结”的话,命令将他下狱,穷追教唆之人。叶向高以辞职相争,于是只剥夺陈良训的俸禄而已。熊廷弼、王化贞讨罪当死。言官劝皇帝尽快处决他们。叶向高请求等-门复核之后再决定。皇帝同意了。有人请求将全国各省、府、州、县的仓库储蓄全都搜刮运到京师,叶向高说:“省城的库藏都已穷尽了,封王的仓库里还稍有富余。倘若全都搜刮尽了,突然出现象山东白莲教叛乱一类的事变,拿什么去对付呢?”皇帝都不接受。对抗宦官魏忠贤既然已经怀恨叶向高,而当时朝臣跟魏忠贤对抗的都依靠叶向高,魏忠贤于是总是故意拿一些小事,责备叶向高,使他为难。叶向高多次要求辞职。天启四年(1624年)四月,给事中傅魁弹劾左光斗、魏大中勾结汪文言,利用职权接受贿赂,皇帝下诏命令将汪文言下狱。叶向高说:“汪文言在内阁办事,实际是我提名的。左光斗等人勾结汪文言的事情不明不白,我任用汪文言却是清楚的。乞求陛下只处罚我一人,而宽免其他人,来消除官员们的灾祸。”于是叶向高极力要求尽快罢免自己。在当时,魏忠贤想独揽大权,害怕那些在朝的正人君子,等候时机下手。得到傅魁的奏疏十分高兴,想借此罗织东林党人的罪名,最终忌惮叶向高等旧臣,连同左光斗等人都没有定罪,只处罚汪文言一人。然而东林党的灾难从此开始了。屡书请辞万历四十年(1612年)春天,叶向高以为历代帝王中,在位达四十年以上,从三代以来直到当世只有十人,规劝皇帝大力推行新政。于是又请求皇帝选用人才:皇帝也不答复。叶向高的意图得不到实行:没有一个月不要求辞职的。皇帝每次都降旨勉励挽留他。叶向高又说:“我的去留可以置之不理,但百官一定不能都让位子空着,台谏一定不能都废除了,各方的巡抚一定不能不让人代替。朝廷内外离心,宫城之内怨声载道,祸害无法预测,而陛下一定要与臣属隔绝,幕僚不能尽忠效力,六部的官员不能各负其责,整个国家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而自以为有神机妙算,我恐怕自古以来圣明的帝王没有用这种方法治理国家的。”在这之前,叶向高得病了,内阁中没有人,在叶向高家中草拟奏章诏书达一月之久。如今,叶向高卧床的时间更长,仍象先前一样在家中拟旨。有人认为这不成体统,叶向高也自以为不妥当,坚决乞求辞职。皇帝最终不任命其他人为宰相,派遣鸿胪官去安慰挽留他。到皇帝万寿节时,才开始出来做事。在这之后,叶向高主持癸丑的会试,奏章都被送到考场上,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皇帝考核选拔了科道官员七十多人,任命长时间不下达。叶向高几十次上疏恳切请求。过了两年才下达。言官增多之后,攻击也就纷纷出现。皇上心里讨厌它,奏章全都被扣留而不下发。叶向高请求把他们交给有关部门,确定他们的去留。于是说:“大臣是小臣的纲领。当今六卿只有赵焕一人,而都御史十年没有补充新人,没有人来弹劾监督,人心怎么能安定呢?”皇帝只是责备言官胡说,而大官却一直不去补充,叶向高请求增加阁臣,奏章达一百多份。皇帝才任用了方从哲、吴道南。叶向高上疏称谢,于是请求辞职,皇帝下诏不答应。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二月,皇太后驾崩。三月,福王回封国。叶向高乞求离职更加频繁,奏章写了十几道。到了八月。皇帝同意他离职。叶向高因为三年考绩,提升为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记录延绥的战功,加封少保兼太子太保,改任户部尚书,进武英殿;一品官三年期满,加封少傅兼太子太傅,改任吏部尚书,进建极殿。到这时,皇帝下令加封少师兼太子太师,赏赐白金百两,彩帛四件,表里大红坐蟒一件,派遣行人护送他回家。二次请辞到了六月,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的二十四大罪状。叶向高认为事情到了决裂的份上,是极不应该的。廷臣先后上疏数十次,有人劝叶向高颁布这事,可以击败魏忠贤。叶向高考虑到魏忠贤并不能轻易除掉,阁臣从中斡旋,还有希望不至酿成大祸。于是上疏称颂魏忠贤勤劳,朝廷太宠爱他,盛名之下难免招致非议,应该解除他的权力,让他回老家,保全他的始终。魏忠贤不高兴,假传圣旨为自己表功,累计一百多字。叶向高吃惊地说:“这不是太监所能够干的,一定是有人代替他起草的。”侦察后得知,此人就是徐大化。魏忠贤虽然气愤,但因为外廷势力还很强大,并不敢加害叶向高。他的党徒中有人劝导他制造大案,魏忠贤这才下定决心。在这之后,工部郎中万燝因弹劾魏忠贤而遭受廷杖刑罚,叶向高极力营救,无效,万燝死于棍下。不久,御史林汝翥也因为冒犯太监而遭廷杖。林汝翥很害怕,投奔遵化巡抚驻所。有人说林汝翥是叶向高的外甥,众太监包围叶向高的住宅大声喧闹。叶向高认为自己对国家的时事已无能为力,乞求离职已达二十多次,到这时请求离职更加坚决。皇帝于是命令加封叶向高为太傅,派行人护送他回家,赏赐给他的财物比按常法赐予的还要多。不久皇上听任他辞去太傅,每月给他五石米,八个轿夫。病重离世叶向高被罢免后,韩爌、朱国祯相继成为首辅,没多久都被罢免了。占据要职的都是些小人,清高的士大夫们无所倚靠。魏忠贤首先诬陷杀死了杨涟,然后是左光斗等人一个一个地被杀害、侮辱,贬除朝廷中的异己份子,好人都被赶走了。熹宗去世,叶向高也在当月去世,终年六十九岁。崇祯初年,追赠为太师,谥号文忠。

  • 林希逸
    [视频] 林希逸

    林希逸(1193~1271)理学家,字肃翁,一字渊翁,号竹溪,又号鬳斋。绍熙四年(1193)生于今福建省福清市,字肃翁,又字渊翁,号竹溪,又号鬳斋、献机,晚年自号溪干。《淳熙三山志》载其“解试、省试赋魁”,历翰林权直兼崇政殿说书,终直秘阁、知兴化军[3]。理宗端平二年(1235)进士。淳祐六年二月,“以国子录召试,当月除正字”。十一月(1246)以正字除校书郎,七年五月兼庄文府教授,七月除枢密院编修官兼权工部郎官。景定四年正月,“以司农少卿兼直舍人院兼礼部郎官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兼崇政殿说书除秘书少监,兼直舍人院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兼崇政殿说书;四月除太常少卿”。“此后闲居七年,度宗咸淳五年(1269)九月至六年(1270)春,连诏其入京掌辞翰,属辞不允,遂起行赴命。此后事迹不详,唯知终官中书舍人”。南宋末年最后一名理学家林希逸,置身儒学,参引释道,其所注解的《列子鬳斋口义》,在东亚文化圈影响极大,尤其是在日本。目前所知林希逸《列子鬳斋口义》一书共有传本十九种,其中国内传本十二种:元刻本三种,明刻本八种,清刻本一种;日本传本七种。仅就《列子》一书注本在日本的流传情况来看,林希逸《列子鬳斋口义》以深入浅出的语言,以及直白易辨的援引佛禅之语,受到中文水平有限的日本学者的欢迎,而独占鳌头,为列子学的发展,以及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南宋末文坛领袖刘克庄曾有诗云:“试把过江人物数,溪翁之外更谁哉。”又云:“儒林巨擘竹溪公。”这里的溪翁、竹溪公,均指南宋末年最后一位理学名儒:林希逸。林希逸是艾轩学派第三代传人,师从陈藻,理学精湛,在老子、列子、庄子的研究方面,亦有十分卓越的贡献,集中体现在他的《老子鬳斋口义》《列子鬳斋口义》《庄子鬳斋口义》三部著作中。

  • 敖陶孙
    [视频] 敖陶孙

    敖陶孙(1154~1227),南宋诗人、诗论家。字器之,号□翁,一作□庵。福州福清(今属福建)人。淳熙七年(1180)乡荐第一,庆元五年(1199)进士。历任海门县主簿,漳州府学教授等职,终奉议郎。敖陶孙是江湖派诗人之一,曾因《江湖集》被毁版而受株连贬官。其诗多为古体,往往放意而行,风格雄浑深厚。如《秋日杂兴》:阵云起西北,中原暗黄尘。岂无康时算?无路不得陈!书发亦过计,夜夜占天文。匣剑似识时,中宵哑然鸣。我亦发悲歌,沾衣涕纵横!其他如《中夜叹》、《一日复一日》等,忧国伤时,激奋之情,溢于言表。但他也有一些古体诗失之粗率,或过于苦涩。近体诗偶有佳句,罕见浑成之作。敖陶孙兼擅评诗,其《□翁诗评》用象征手法来形象地说明魏晋唐宋诗人风格,很受后人推许。如说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曹子建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等,鉴裁精致,造语隽妙。敖陶孙《□翁诗集》2卷,收入《南宋群贤小集》中。《江湖后集》卷十八至十九,又载其诗86首,系据《永乐大典》补辑。《□翁诗评》附于集中,又见《诗人玉屑》卷二。另有《敖器之诗话》1卷(今存五则),有的研究者疑为伪作。

  • 林则徐
    [视频] 林则徐

    林则徐,字元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号竢村老人。福建侯官鼓东街(今属福州市鼓楼区)人。。生于清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二十六日。父林宾日,字孟养,号旸谷,教书为业;母陈帙,做针线、剪纸花,以助家用。林则徐4岁随父入塾启蒙,少年擅文名。嘉庆三年(1798年)中秀才,就读于鳌峰书院,开始注意经世致用之学。嘉庆九年(1804年)中举人,参加会试落选,为谋生计,先后到厦门海防同知房永清和福建巡抚张师诚的衙门工作。在巡抚衙门4年,“尽识先朝掌故及兵、刑诸大政,益以经世自励”。虎门鸦片战争博物馆前林则徐塑像嘉庆十六年(1811年),林则徐成进士,选庶吉士,嘉庆十九年(1814年)授编修。此后,历任国史馆协修、撰文官、上书房行走、清秘堂办事、江西乡试副考官、会试同考官、云南乡试正考官、江南道监察御史等职。在京前后凡十年,悉心研究经世之学,“于六曹事例因革,用人行政之得失,综核无遗”。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四月,外放浙江杭嘉湖道。到任后,兴利除弊,官声甚好。次年七月,闻父病,辞官返里。道光二年(1822年)三月,赴京补官,仍发浙江以道员补用。八月授江南淮海道,十二月抵任。未及一月,升江苏按察使。道光三年(1823年)夏秋,江苏大雨成灾,沿江田庐被淹,松江百姓聚众告灾,汹汹将变,巡抚韩文绮调兵准备镇压。林则徐力陈不可,亲赴灾区慰问,采取劝平粜、禁屯积、减缓田赋、赈济饥民等措施,使灾区民众心悦诚服。道光四年(1824年)正月,林则徐以按察使署布政使,为解决洪水灾害,建议疏浚三江水道。同年八月,离按察使任,准备履勘水利工地,获悉母卒,回籍奔丧。服丧期间,因江南高家堰决口,造成严重灾害,曾素服到工地督修,事毕又回籍守制。道光七年(1827年)五月,清廷任命林则徐为陕西按察使,署布政使。不久,调江宁布政使。尚未赴任,闻父卒,南归奔丧。守制期间,关心家乡水利,倡议重浚福州西湖,并代闽浙总督孙尔准、福建巡抚韩克钧撰《清厘福州小西湖界址》等告示。道光十年(1830年)闰四月,林则徐到京候缺,常与魏源、龚自珍、黄爵滋等人相过从。六月授湖北布政使,十一月调河南布政使。道光十一年(1831年)七月又调江宁布政使。“一岁之中,周历三省。所至贪墨吏望风解绶,疆臣重其才,皆倾心下之,……一时贤名满天下”。道光十一年(1831年)十月,升任河东河道总督。抵任后,破除情面,积极整顿河工积弊,亲自查验用以堵口的料垛,发现-舞弊行为,立即严办。清宣宗曾表扬说:“向来河工查验料垛,从未有如此认真者!”道光十二年(1832年)二月,林则徐调任江苏巡抚,六月到任。在任5年,两度署理两江总督。其间,解决漕务、盐政、钱币等棘手问题,并对之进行改革,采取“损上益下”措施,力图做到“利国便民”。道光十三年(1833年)秋,江苏又风雨成灾,收成无望,百姓生活极其困苦。林则徐不顾“报秋灾不出九月”的定例,于十一月间两次上疏,坚请缓征当年漕赋。指出:“民惟邦本”,“有可暂纾民力之处,总求恩出自上。多宽一分追呼,即多培一分元气。”皇帝勉允所请,江苏百姓“皆嗟叹聚泣,庆更生”。抚苏期间,注意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先后疏浚浏河、白茆等一系列河道。江苏在道光十四、十五两年(1834~1835年),虽遇大雨、干旱,农作物仍获丰收。为推广种植双季稻,林则徐在署园内亲自种试验田。为解决当时“银昂钱贱”问题,深入访查,指出“鸦片0”是导致纹银外流的根本原因,要解决“银昂钱贱”、“商民交困”的问题,必须严禁鸦片,对鸦片贩子“加倍重惩”。还主张自铸银币,以抑制洋钱流通,并即付诸实行。林则徐抚苏政绩卓著,因此有人比之为古代的稷、契,称其“雅化流三吴”。道光十七年(1837年)正月,林则徐升任湖广总督,三月到任。当时,鸦片0已成为朝野关注的大问题,官吏中也形成主张“弛禁”和“严禁”两派。次年(1838年)闰四月,“严禁派”官员鸿胪寺卿黄爵滋上疏,请“先重治吸食”。林则徐支持,提出“禁烟六策”加以补充,随后在湖广地区开展禁烟,很快便收缴烟枪数千杆,烟土、烟膏2万余两。为促使皇帝早下禁烟决心,林则徐在一份奏折中指出:“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疏上,皇帝召之晋京,经多次接谈,便在同年十一月十五日颁给钦差大臣关防,命其驰赴广东“查办海口事件”。林则徐深知,禁烟妨碍中外鸦片商贩和依靠鸦片肥私的中国官员的利益,阻力极大,“此役乃蹈汤火”。但“冀为中原除此巨患”,不顾个-福荣辱,毅然南行,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正月二十五日到达广州。一到广州,林则徐立即同两广总督邓廷桢、广东巡抚怡良等人会商;发布《晓谕粤省士商军民人等速戒鸦片》、《札各学教官严查生员有无吸烟、造册互保》和《查禁营兵吸食鸦片条规》等文告;传讯十三洋行商人,责令转交限令外商缴烟的谕帖。为杜绝外商观望,林则徐在谕帖中表示:“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中止之理。”同时还“日日使人刺探西事,翻译西书”,以便及时了解“夷情”,“定控制之方”。缴烟工作遭到英国驻广州商务监督义律(CharlesElliot)的抵抗。义律一面令英商交出少量鸦片以应付,一面包庇已被通缉的英国大鸦片贩子颠地(LancelotDent)逃跑。林则徐截回逃犯,下令封舱,暂停贸易,并派兵包围广州英国商馆,撤退在馆工作的华工,迫使义律交出全部鸦片。从四月二十二日(公历6月3日)起,林则徐把收缴来的鸦片2万余箱,除留八箱样土外,全部在虎门海滩上公开销毁。这一壮举,显示了中华民族纯洁的道德心和反抗侵略的意志。外商交出大部分烟土后,林则徐下令开舱,恢复贸易;同时责令外商出具今后“永不夹带鸦片,如有带来,一经查出,货尽没官,人即正法”的甘结。各国商人纷纷具结、进口贸易,而义律却竭力阻止英商具结,使中英贸易无法进行。五月二十七日(7月7日),英国水手在九龙附近尖沙村酗酒行凶,棍毙村民林维喜,林则徐要求义律交出凶手,按中国律例惩治,义律拒不交出,蓄意侵犯中国司法主权。于是林则徐又下令停止对退到澳门的英国人供应食物,把他们驱逐出澳门。从禁烟运动一开始,义律就积极煽动英国政府对华用兵,发动侵华战争。林则徐对此早有提防,到广州后就大力整顿广东水师,亲自察看海口,购买西方洋炮加强虎门炮台防御。在广东民众积极参加-商馆、处决烟贩的斗争中,林则徐看到“民心可信”,“民力可用”,又在渔民、疍户中招募水勇,教以夜袭火攻之法;并准许沿海居民团练自卫,自保身家。因此,当七月二十七日义律率兵船2艘、商船3艘在九龙海面挑衅时,清水师立即奋起将其击退;九月二十八至十月初八日,英船在穿鼻洋面和官涌山一带又连续7次向清军开炮挑衅,结果也全部被击退。同年十月十六日,林则徐向皇帝奏报穿鼻、官涌各役战况,并提出:对各国商人应取“奉法者来之,抗法者去之”,区别对待;对愿意具结的英商,也应准其进口贸易。皇帝昧于形势,不但不采纳该意见,还下令,立即停止对英国贸易,将“所有该国船只尽行驱逐出口,不必取具甘结”。林则徐不得已,只好在十二月初一宣布断绝英船进口,停止中英贸易。道光二十年(1840年)初,英国政府决定对华发动侵略战争。这时林则徐已就任两广总督,在获知英军将滋扰中国沿海的消息后,曾先后5次奏请敕下筹防,又飞咨各省督抚请及时防范。五月底,大队英船抵粤,鸦片战争正式开始。因广东防守严密,英国公使乔治·懿律(GeorgeElliot)除留数船-广东海口外,率大队英船北侵。六月初四日,进犯厦门,被击退;初八日,陷浙江定海。从此,国内投降派群起攻击林则徐“惹祸”,皇帝也改变对英抵抗态度。七月,英船驶抵天津大沽,皇帝命直隶总督琦善同懿律谈判,以重治林则徐、邓廷桢和赔偿烟价为条件,换取英军南下。接着,又连旨斥责林则徐、邓廷桢办理不善,将2人交部议处。林则徐一心为民除害,早把自身祸福置于度外。在遭受投降派围攻、皇帝斥责的严峻时刻,仍在广东坚持抗英,先后督师击败英军于关闸和龙穴。八月,上疏自请治罪,对所谓“战争起于禁烟”的谰言进行驳斥,还密陈抗英不能中止,指出:“夷性无厌,得一步又进一步,若使威不能克,即恐患无已时,且他国效尤,更不可不虑。”但皇帝却斥之为“无理、可恶”,“一片胡言”!九月初八日,清廷将林则徐、邓廷桢同时革职,留粤听候查问差委。十一月,琦善抵粤,与英国代表和谈。琦善为讨好侵略者,“一切力反前任所为”。林则徐不满琦善投降媚外,同邓廷桢一道积极筹议战守。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琦善私自将香港让与英国,林则徐“闻而发指,劝怡良实奏”,琦善被革职拿问。二月,由于英国侵略者贪得无厌,既索偿烟价,又请给码头,清廷-对英宣战。英军破虎门,进泊省河,广州告急,林则徐自雇水勇千人协防。三月,靖逆将军奕山到广州主持战事,林则徐剀切上防御粤省六条,奕山不听。二十五日(4月16日),皇帝以四品卿衔,命林则徐到浙江听候谕旨。四月二十一日,林则徐抵达宁波,积极协助镇海炮局研铸新炮,改进炮台和防御工事。岂料此时朝廷又把四月初一至初七日奕山在广州战败的责任归咎于林则徐,革去林则徐的四品卿衔,从重发往伊犁赎罪。赴戍途中,因黄河决口,林则徐又奉命改赴开封祥符工地效力。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二月,河工告竣,仍远戍伊犁。清廷对林则徐的不公正处分,激起许多人的愤慨,纷纷写信、赋诗对林则徐进行慰问。林则徐在黄河边上与王鼎告别时,悲愤地吟道:“元老忧时鬓已霜,吾衰亦感发苍苍。余生岂惜投豺虎,群策当思制犬羊。”仍不忘制止英国的侵略!经过长途跋涉,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十一月,林则徐来到伊犁,立即带病研究新疆史地,探求防边实边之策,协助伊犁将军布彦泰开垦阿齐乌苏荒地,并捐资承修龙口水渠工程。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冬,经布彦泰推荐,奉旨履勘南疆荒地,先后到库车、阿克苏、乌什、和阗、喀什噶尔等处勘察,行程3万里。所至倡修水利,推广坎井和纺车;从实边出发,建议把垦地分给回民耕种,将屯兵改为操防,为开发边疆、保卫边疆作出贡献。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九月底,清廷命林则徐回京,以四品京堂候补。十一月,又以三品卿衔命其署理陕甘总督。第二年三月,实授陕西巡抚,仍留甘肃负责处理青海藏族-叛乱和人民起义事件,到七月始赴陕抚之任。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三月,林则徐升任云贵总督。当时,云南“回汉互斗”、聚众抗官的事件屡出,原地方当局严厉镇压也未能平息。林则徐对民众抗官实行镇压,对回汉纠纷采取“但分良莠,不分回汉”的策略,暂时平息-,制止冲突,因此得到皇帝嘉奖。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春,林则徐在整顿云南矿务时,主张“招集商民,听其朋资伙办,成则加奖,歇亦不追”,促进当地矿业生产的发展。七月,因病请求开缺,九月离滇回闽。道光三十年(1850年)三月,林则徐回到福州。目睹家乡鸦片泛滥,民不聊生,心情十分沉重。其时,英国驻福州领事违反协议,把2名英国传教士引入城内,住进乌石山神光寺,闽浙总督刘韵珂等人十分迁就,舆论大哗。林则徐联络绅民倡议驱逐。还带病视察闽江海口,防备英船前来挑衅。此事引起刘韵珂等人不满,本拟劾其破坏“和局”,只因清廷拟起用林则徐才不得不中止。家居期间,人们“方以西洋为忧”,而林则徐根据自己在新疆的实地考察,以及当时沙俄诱迫清廷开放伊犁、塔城的事实,敏锐地指出:“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九月,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在广西起义,清廷以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命其速赴广西履任。十月初二日,林则徐抱病从福州出发,十九日(11月22日)病逝于广东普宁县驿馆。死后晋赠太子太傅,谥文忠。林则徐是清末杰出的政治家、坚决抵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英雄。生平喜好诗词、书法,著有《云左山房文钞》、《云左山房诗钞》、《使滇吟草》等。所遗奏稿、日记、公牍、书札、诗文等,已辑为《林则徐集》。林则徐,字元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号竢村老人。福建侯官鼓东街(今属福州市鼓楼区)人。。生于清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二十六日。父林宾日,字孟养,号旸谷,教书为业;母陈帙,做针线、剪纸花,以助家用。林则徐4岁随父入塾启蒙,少年擅文名。嘉庆三年(1798年)中秀才,就读于鳌峰书院,开始注意经世致用之学。嘉庆九年(1804年)中举人,参加会试落选,为谋生计,先后到厦门海防同知房永清和福建巡抚张师诚的衙门工作。在巡抚衙门4年,“尽识先朝掌故及兵、刑诸大政,益以经世自励”。虎门鸦片战争博物馆前林则徐塑像嘉庆十六年(1811年),林则徐成进士,选庶吉士,嘉庆十九年(1814年)授编修。此后,历任国史馆协修、撰文官、上书房行走、清秘堂办事、江西乡试副考官、会试同考官、云南乡试正考官、江南道监察御史等职。在京前后凡十年,悉心研究经世之学,“于六曹事例因革,用人行政之得失,综核无遗”。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四月,外放浙江杭嘉湖道。到任后,兴利除弊,官声甚好。次年七月,闻父病,辞官返里。道光二年(1822年)三月,赴京补官,仍发浙江以道员补用。八月授江南淮海道,十二月抵任。未及一月,升江苏按察使。道光三年(1823年)夏秋,江苏大雨成灾,沿江田庐被淹,松江百姓聚众告灾,汹汹将变,巡抚韩文绮调兵准备镇压。林则徐力陈不可,亲赴灾区慰问,采取劝平粜、禁屯积、减缓田赋、赈济饥民等措施,使灾区民众心悦诚服。道光四年(1824年)正月,林则徐以按察使署布政使,为解决洪水灾害,建议疏浚三江水道。同年八月,离按察使任,准备履勘水利工地,获悉母卒,回籍奔丧。服丧期间,因江南高家堰决口,造成严重灾害,曾素服到工地督修,事毕又回籍守制。道光七年(1827年)五月,清廷任命林则徐为陕西按察使,署布政使。不久,调江宁布政使。尚未赴任,闻父卒,南归奔丧。守制期间,关心家乡水利,倡议重浚福州西湖,并代闽浙总督孙尔准、福建巡抚韩克钧撰《清厘福州小西湖界址》等告示。道光十年(1830年)闰四月,林则徐到京候缺,常与魏源、龚自珍、黄爵滋等人相过从。六月授湖北布政使,十一月调河南布政使。道光十一年(1831年)七月又调江宁布政使。“一岁之中,周历三省。所至贪墨吏望风解绶,疆臣重其才,皆倾心下之,……一时贤名满天下”。道光十一年(1831年)十月,升任河东河道总督。抵任后,破除情面,积极整顿河工积弊,亲自查验用以堵口的料垛,发现-舞弊行为,立即严办。清宣宗曾表扬说:“向来河工查验料垛,从未有如此认真者!”道光十二年(1832年)二月,林则徐调任江苏巡抚,六月到任。在任5年,两度署理两江总督。其间,解决漕务、盐政、钱币等棘手问题,并对之进行改革,采取“损上益下”措施,力图做到“利国便民”。道光十三年(1833年)秋,江苏又风雨成灾,收成无望,百姓生活极其困苦。林则徐不顾“报秋灾不出九月”的定例,于十一月间两次上疏,坚请缓征当年漕赋。指出:“民惟邦本”,“有可暂纾民力之处,总求恩出自上。多宽一分追呼,即多培一分元气。”皇帝勉允所请,江苏百姓“皆嗟叹聚泣,庆更生”。抚苏期间,注意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先后疏浚浏河、白茆等一系列河道。江苏在道光十四、十五两年(1834~1835年),虽遇大雨、干旱,农作物仍获丰收。为推广种植双季稻,林则徐在署园内亲自种试验田。为解决当时“银昂钱贱”问题,深入访查,指出“鸦片0”是导致纹银外流的根本原因,要解决“银昂钱贱”、“商民交困”的问题,必须严禁鸦片,对鸦片贩子“加倍重惩”。还主张自铸银币,以抑制洋钱流通,并即付诸实行。林则徐抚苏政绩卓著,因此有人比之为古代的稷、契,称其“雅化流三吴”。道光十七年(1837年)正月,林则徐升任湖广总督,三月到任。当时,鸦片0已成为朝野关注的大问题,官吏中也形成主张“弛禁”和“严禁”两派。次年(1838年)闰四月,“严禁派”官员鸿胪寺卿黄爵滋上疏,请“先重治吸食”。林则徐支持,提出“禁烟六策”加以补充,随后在湖广地区开展禁烟,很快便收缴烟枪数千杆,烟土、烟膏2万余两。为促使皇帝早下禁烟决心,林则徐在一份奏折中指出:“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疏上,皇帝召之晋京,经多次接谈,便在同年十一月十五日颁给钦差大臣关防,命其驰赴广东“查办海口事件”。林则徐深知,禁烟妨碍中外鸦片商贩和依靠鸦片肥私的中国官员的利益,阻力极大,“此役乃蹈汤火”。但“冀为中原除此巨患”,不顾个-福荣辱,毅然南行,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正月二十五日到达广州。一到广州,林则徐立即同两广总督邓廷桢、广东巡抚怡良等人会商;发布《晓谕粤省士商军民人等速戒鸦片》、《札各学教官严查生员有无吸烟、造册互保》和《查禁营兵吸食鸦片条规》等文告;传讯十三洋行商人,责令转交限令外商缴烟的谕帖。为杜绝外商观望,林则徐在谕帖中表示:“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中止之理。”同时还“日日使人刺探西事,翻译西书”,以便及时了解“夷情”,“定控制之方”。缴烟工作遭到英国驻广州商务监督义律(CharlesElliot)的抵抗。义律一面令英商交出少量鸦片以应付,一面包庇已被通缉的英国大鸦片贩子颠地(LancelotDent)逃跑。林则徐截回逃犯,下令封舱,暂停贸易,并派兵包围广州英国商馆,撤退在馆工作的华工,迫使义律交出全部鸦片。从四月二十二日(公历6月3日)起,林则徐把收缴来的鸦片2万余箱,除留八箱样土外,全部在虎门海滩上公开销毁。这一壮举,显示了中华民族纯洁的道德心和反抗侵略的意志。外商交出大部分烟土后,林则徐下令开舱,恢复贸易;同时责令外商出具今后“永不夹带鸦片,如有带来,一经查出,货尽没官,人即正法”的甘结。各国商人纷纷具结、进口贸易,而义律却竭力阻止英商具结,使中英贸易无法进行。五月二十七日(7月7日),英国水手在九龙附近尖沙村酗酒行凶,棍毙村民林维喜,林则徐要求义律交出凶手,按中国律例惩治,义律拒不交出,蓄意侵犯中国司法主权。于是林则徐又下令停止对退到澳门的英国人供应食物,把他们驱逐出澳门。从禁烟运动一开始,义律就积极煽动英国政府对华用兵,发动侵华战争。林则徐对此早有提防,到广州后就大力整顿广东水师,亲自察看海口,购买西方洋炮加强虎门炮台防御。在广东民众积极参加-商馆、处决烟贩的斗争中,林则徐看到“民心可信”,“民力可用”,又在渔民、疍户中招募水勇,教以夜袭火攻之法;并准许沿海居民团练自卫,自保身家。因此,当七月二十七日义律率兵船2艘、商船3艘在九龙海面挑衅时,清水师立即奋起将其击退;九月二十八至十月初八日,英船在穿鼻洋面和官涌山一带又连续7次向清军开炮挑衅,结果也全部被击退。同年十月十六日,林则徐向皇帝奏报穿鼻、官涌各役战况,并提出:对各国商人应取“奉法者来之,抗法者去之”,区别对待;对愿意具结的英商,也应准其进口贸易。皇帝昧于形势,不但不采纳该意见,还下令,立即停止对英国贸易,将“所有该国船只尽行驱逐出口,不必取具甘结”。林则徐不得已,只好在十二月初一宣布断绝英船进口,停止中英贸易。道光二十年(1840年)初,英国政府决定对华发动侵略战争。这时林则徐已就任两广总督,在获知英军将滋扰中国沿海的消息后,曾先后5次奏请敕下筹防,又飞咨各省督抚请及时防范。五月底,大队英船抵粤,鸦片战争正式开始。因广东防守严密,英国公使乔治·懿律(GeorgeElliot)除留数船-广东海口外,率大队英船北侵。六月初四日,进犯厦门,被击退;初八日,陷浙江定海。从此,国内投降派群起攻击林则徐“惹祸”,皇帝也改变对英抵抗态度。七月,英船驶抵天津大沽,皇帝命直隶总督琦善同懿律谈判,以重治林则徐、邓廷桢和赔偿烟价为条件,换取英军南下。接着,又连旨斥责林则徐、邓廷桢办理不善,将2人交部议处。林则徐一心为民除害,早把自身祸福置于度外。在遭受投降派围攻、皇帝斥责的严峻时刻,仍在广东坚持抗英,先后督师击败英军于关闸和龙穴。八月,上疏自请治罪,对所谓“战争起于禁烟”的谰言进行驳斥,还密陈抗英不能中止,指出:“夷性无厌,得一步又进一步,若使威不能克,即恐患无已时,且他国效尤,更不可不虑。”但皇帝却斥之为“无理、可恶”,“一片胡言”!九月初八日,清廷将林则徐、邓廷桢同时革职,留粤听候查问差委。十一月,琦善抵粤,与英国代表和谈。琦善为讨好侵略者,“一切力反前任所为”。林则徐不满琦善投降媚外,同邓廷桢一道积极筹议战守。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琦善私自将香港让与英国,林则徐“闻而发指,劝怡良实奏”,琦善被革职拿问。二月,由于英国侵略者贪得无厌,既索偿烟价,又请给码头,清廷-对英宣战。英军破虎门,进泊省河,广州告急,林则徐自雇水勇千人协防。三月,靖逆将军奕山到广州主持战事,林则徐剀切上防御粤省六条,奕山不听。二十五日(4月16日),皇帝以四品卿衔,命林则徐到浙江听候谕旨。四月二十一日,林则徐抵达宁波,积极协助镇海炮局研铸新炮,改进炮台和防御工事。岂料此时朝廷又把四月初一至初七日奕山在广州战败的责任归咎于林则徐,革去林则徐的四品卿衔,从重发往伊犁赎罪。赴戍途中,因黄河决口,林则徐又奉命改赴开封祥符工地效力。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二月,河工告竣,仍远戍伊犁。清廷对林则徐的不公正处分,激起许多人的愤慨,纷纷写信、赋诗对林则徐进行慰问。林则徐在黄河边上与王鼎告别时,悲愤地吟道:“元老忧时鬓已霜,吾衰亦感发苍苍。余生岂惜投豺虎,群策当思制犬羊。”仍不忘制止英国的侵略!经过长途跋涉,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十一月,林则徐来到伊犁,立即带病研究新疆史地,探求防边实边之策,协助伊犁将军布彦泰开垦阿齐乌苏荒地,并捐资承修龙口水渠工程。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冬,经布彦泰推荐,奉旨履勘南疆荒地,先后到库车、阿克苏、乌什、和阗、喀什噶尔等处勘察,行程3万里。所至倡修水利,推广坎井和纺车;从实边出发,建议把垦地分给回民耕种,将屯兵改为操防,为开发边疆、保卫边疆作出贡献。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九月底,清廷命林则徐回京,以四品京堂候补。十一月,又以三品卿衔命其署理陕甘总督。第二年三月,实授陕西巡抚,仍留甘肃负责处理青海藏族-叛乱和人民起义事件,到七月始赴陕抚之任。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三月,林则徐升任云贵总督。当时,云南“回汉互斗”、聚众抗官的事件屡出,原地方当局严厉镇压也未能平息。林则徐对民众抗官实行镇压,对回汉纠纷采取“但分良莠,不分回汉”的策略,暂时平息-,制止冲突,因此得到皇帝嘉奖。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春,林则徐在整顿云南矿务时,主张“招集商民,听其朋资伙办,成则加奖,歇亦不追”,促进当地矿业生产的发展。七月,因病请求开缺,九月离滇回闽。道光三十年(1850年)三月,林则徐回到福州。目睹家乡鸦片泛滥,民不聊生,心情十分沉重。其时,英国驻福州领事违反协议,把2名英国传教士引入城内,住进乌石山神光寺,闽浙总督刘韵珂等人十分迁就,舆论大哗。林则徐联络绅民倡议驱逐。还带病视察闽江海口,防备英船前来挑衅。此事引起刘韵珂等人不满,本拟劾其破坏“和局”,只因清廷拟起用林则徐才不得不中止。家居期间,人们“方以西洋为忧”,而林则徐根据自己在新疆的实地考察,以及当时沙俄诱迫清廷开放伊犁、塔城的事实,敏锐地指出:“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九月,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在广西起义,清廷以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命其速赴广西履任。十月初二日,林则徐抱病从福州出发,十九日(11月22日)病逝于广东普宁县驿馆。死后晋赠太子太傅,谥文忠。林则徐是清末杰出的政治家、坚决抵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英雄。生平喜好诗词、书法,著有《云左山房文钞》、《云左山房诗钞》、《使滇吟草》等。所遗奏稿、日记、公牍、书札、诗文等,已辑为《林则徐集》。

  • 陈省
    [视频] 陈省

    陈省(1529~1612)陈省,字孔震,一字幼溪,古槐人,明嘉靖八年(1529)生。陈省幼聪颖,勤攻读,嘉靖三十七年中举人。翌年,中进士,授浙江金华府推官。他平反冤狱,安抚饥民、矿盗,颇有贤声政绩。嘉靖四十一年,权臣严嵩罢官,陈省升任山西道御史。同年,鞑靼兵屡次入塞侵扰,陈省亲自巡城,防范甚严。旋奉命巡山海关,上疏请罢管粮通判,以部郎督粮,责督抚大臣校阅边卒,协力共济。他在山海关整顿边防,颇见成效。嘉靖四十四年巡按湖广。同年,世宗欲南巡,将耗资亿万,内阁首辅徐阶无法劝阻。陈省上疏说楚中灾疹异常,民心浮动,将欲作乱,恐生不测,终于使世宗改变南巡之意。翌年,世宗死,穆宗继位。陈省上书弹劾尚书霍冀、徐某、张方等人为迎合先帝,靡天下财力,当治。穆宗从之,处罚各人。隆庆元年(1567),陈省鉴于辽王宪及楚王世子常冷横行枉法,赴京奏劾。穆宗遂废辽王,将其同常冷一起禁闭。不久陈省巡按广西,又弹劾太监王本。翌年任京畿学政。隆庆四年,任大理寺少卿,后升任南京都察院佥都御史,提督操江,率舟师捕盗甚力。隆庆六年,入北京任右佥都御史协理院事。不久请求外放,以右副都御史巡抚陕西,提督军务。万历三年(1575)母死,回乡守孝。万历九年,复任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提督军务。在任期间裁文武冗员,上二十几疏言楚中利弊,平定少数民族首领叛乱。以功升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万历十一年,政敌弹劾他为张居正所用,遂被罢官。陈省回乡途中游武夷山,因迷恋武夷山水,在接笋峰下筑室隐居,名曰“云窝”。与书院诸生讲学自乐。同年,父殁,陈省回长乐奔丧,把父亲未修完的《南阳陈氏族谱》续完。后又往武夷山隐居,建亭台楼阁,凡16处。陈省晚年遍游福建名胜,出资捐修荒祠、废塔等名胜古迹。万历四十年逝世。陈省生平好读书,善书法,遗著有《小史就正录》、《日惕稿》、《四书诗经口义》、《心经》、《阴符经注解》、《名山纪述》、《武夷志咏》等,并批点《十七史》传世。

  • 福州东江滨公园
  • 福州贵安新天地剧场
  • 福州爵士舞 Vibrato
  • 丰田福州漂移会

图片新闻

一周点击排行